油价、政策“双红包”  航空公司困境待解 油价

油价、政策“双红包” 航空公司困境待解 油价

时间:2020-03-26 11:3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标题:油价、政策“双红包” 航空公司困境待解 来源:时代周报

水比油贵的魔幻情节正在资本市场上演。北京时间3月16日凌晨,美联储紧急降息100个基点,令市场担忧情绪升温。截至时代周报记者发稿,布伦特原油价格报32.4美元/桶,与今年初的价格相比已下跌超50%。航空公司向来都是“用油大户”,原油价格下跌将对冲航空公司的经营压力。3月9日,民航局方面出台一揽子减负政策,降低起降费、航路费和机场、空管收费标准,并对不停航和复航的国际航班给予奖励。原油价格走低和减负政策的“双红包”发放,无疑会对遭受疫情重创的民航业起到加速恢复的作用。“从目前的出行数据来看,疫情对航空公司出行数据的影响基本已经处于底部,之后会根据疫情遏制程度而逐步得到恢复。油价影响叠加政策红利,预计会在航司二、三季度的财务数据上有所体现。”3月14日,一位不愿具名的交运行业分析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经营困境3月初,“南航集团召开经营极度困难应对方案宣贯会”的消息不胫而走。对此, 南方航空 董事长王昌顺回应媒体称:“这是我们内部的(召开的会议),现在这么一个情况出现,要过紧日子。”3月13日,时代周报记者就此问题联系南方航空(600029.SH)采访,截至发稿未获回应。3月15日,民航专家林智杰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宣贯会的召开主要还是内部传导压力,是出于“宣传动员”的考虑。“尽管南航的机队规模行业最大,亏损可能也是行业最多,但经营情况还远没有到‘极度困难’的境地。”一方面,压力来自航空公司今年以来惨淡的经营数据。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民航业2020年开年不利。数据显示,民航业在春运期间航班数量同比下降了32%。在民航局3月12日召开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民航局新闻发言人熊杰表示,2月份,民航业实现运输航空飞行28.9万小时,同比下降70.5%;完成旅客运输量834.0万人次,同比下降84.5%。1―2月,民航全行业亏损175.8亿元。2月,行业创单月亏损最大纪录,共亏损245.9亿元,其中,航空公司亏损209.6亿元。林智杰指出,三大航运力的行业占比为70%左右,如果按运力比重算,大型航司“一天亏一个亿元”可能还是相对保守。“仅2月份,就亏掉去年行业80%左右的利润。如果疫情不能在4月底前结束,航空公司业自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持续盈利11年的纪录,能否维持或将是个问号。”另一方面,相比 中国国航 (601111.SH)和 东方航空 (600115.SH),南方航空更需要账面现金的补充。2019年三季报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南方航空的货币资金仅有11.93亿元,而在2018年底,这个数字为73亿元。中国国航和东方航空在2019年三季度末的货币资金则分别为82.53亿元和15.49亿元。而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南方航空、东方航空、中国国航的货币资金分别为158.5亿元、37.9亿元、96.5亿元。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2019三季报显示,南方航空其他流动负债一项高达200.95亿元,同比2018年度末增长402.38%。对此,南方航空解释称,是本期发行超短期融资券所致。南方航空也在通过多渠道补充现金流。3月6日, 中信银行 方面表示,南方航空2020年度第六期中期票据发行,发行规模10亿元,期限三年,票面利率3.0%,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在防控疫情期间补充营运资金或偿还存量有息负债。3月13日,南方航空回复证监会关于其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表示将向控股股东南航集团发行168亿元的股票,用于引进31架飞机及偿还公司借款。同时,南航集团承诺非公开发行六个月内不减持股票。油价下降产生利好原油价格下降会对航司的成本开支产生多大影响?上述分析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燃油开支占航空公司总成本的30%―35%。而原油价格的下降会使得航空公司的盈利能力得到有效增强。不过,他同时认为:“原油和航油之间还是存在时间差,未必会在短期内将利好传导到航空公司身上。近期来看,仍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会更大一些。”南方航空2019年半年报中指出,航油成本是公司最主要的成本支出。大部分航油消耗须以中国现货巿场价格在国内购买。目前,公司并无有效的途径管理其因国内航油价格变动所承受的风险。南航表示:“假定下半年燃油的消耗量不变,燃油价格每上升或下降10% ,将导致本集团全年营运成本上升或下降20.62亿元。” 兴业证券 交运团队指出,在不同客座率和日利用率情况下,如果油价维持在30美元低位,将对航空公司运营的盈亏底线有大幅增强。以A320为例,在票价不变情况下,同样在日利用率为6、客座率为50%,在油价60美元/桶时要亏损2.8万元,在油价30美元/桶时则实现盈利385元。同时,也有航空公司通过开展原油套期保值业务对冲油价波动风险。3月9日, 华夏航空 (002928.SZ)发布公告称,为降低原油价格、航油价格波动对公司经营和业绩的影响,公司拟有计划地开展原油套期保值业务,以锁定航油成本,规避原油、航油价格波动风险。上述分析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但并非所有航司都愿意进行原油套期保值业务,“(这项业务)风险比较高,要对资本市场足够熟悉,三大航对此都很谨慎”。政策减负国家层面亦出台一系列政策为航空公司减负。3月4日,财政部、民航局下发通知,对疫情期间不停航和复航的国际航班给予奖励,并向独飞航班进行倾斜;3月9日,民航局表示,将降低机场、空管收费标准。一类、二类机场起降费收费标准基准价降低10%,免收停场费;航路费(飞越飞行除外)收费标准降低10%。根据华创证券的静态测算,若减免机场、空管收费的政策能够延续至6月底,降低起降费、航路费等举措可节约中国国航、南方航空、东方航空共计2.9亿元、4亿元及3.4亿元的支出。来自民航局的数据显示,目前,国内航班量已恢复到正常水平的40%左右,主要集中在西南、西北等劳务输出地到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区。3月13日,南方航空方面发给时代周报记者的文字材料显示,南方航空在3月开始恢复了澳新、北美、欧洲等地区的国际客运航班,预计将执行国际航班1600余班。林智杰表示,与SARS疫情不同,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国际航班下滑慢、下跌少,收益也尚可。但随着疫情在国外的蔓延,国际航线会进入谷底。“如果乐观预计,大家抑制的旅游和商务需求得到释放、延迟开学暑期缩短出行更集中,在8月份可能会有一波补偿式增长。”